杨雄 邓伟志:孩子是社会和谐的音符

来源:澳门24小时手机版 日期:2006/06/02|点击:438

  宏观经济稳定运行需要多管齐下:实施紧缩的货币政策,控制过大的资金存量和高昂的投资冲动;加快金融改革提高货币政策的有效性;宏观经济政策的协调与配合。一方面,要充分发挥财政政策结构调节功能,弥补货币政策总量控制的不足。另一方面,国家的产业政策仍然需要加大力度,包括优化资源配置、缓解投资增长规模、改善投资储蓄结构等。
????
??? 2006年一季度中国经济再次出现两位数的增长速度,中国宏观经济的走向再次引起世人的瞩目。宏观经济以及宏观调控再次进入敏感期。对此,我们应该准确估价、认真分析、积极应对。
????
宏观经济面临再次升温
????首先,宏观经济再次升温的态势十分明显。国家统计局公布数据显示,我国2006年一季度国内生产总值为43313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了10.2%。有人认为,这个增长速度仍处在中国经济潜在的增长区间之内,还是基本正常的。事实上,如果对比分析一下,也许更加值得引起我们关注。第一,这一增长速度是在2003年开始的宏观调控措施下实现的。1978-2005年,中国GDP的平均增长速度是9.6%,而近三年,中国的GDP平均增长速度是10%。显然宏观调控下的宏观经济仍然处在经济增长区间的高位,并且,随时面临再次大幅度升温。第二,固定资产投资正在重新加快。2006年一季度全国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27.7%。
????其次,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仍然难以控制货币供给增长速度。近期,央行公布了2006年一季度的最新数据:广义货币供应量M2增长率仍处于18.8%的高位,而贷款增长率则进一步回升至14.7%,前3个月人民币贷款增加1.26万亿元。这两项指标都反映了货币供给的增长正在变得越来越难以控制。第一,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并没有根本改变人民币的升值预期,或者说人民币的供求关系没有根本改变。因此,央行仍然不得不扩大人民币供给,也就难以控制货币供给增长。2006年,央行制定的货币供应量增长率是16%。而实际上,从2005年7月以来,M2的增长率已连续9个月超过这一增幅,整体经济也正是在货币供应量超量增长的滞后效应正在显现。第二,一季度的贷款增长额已达全年调控目标2.5万亿的一半。显然,2006年实际增长的贷款一定会远远超出预期目标。货币供给和贷款的超速增长正在满足日益增长的社会需要。宏观经济在资金的推动下面临升温。
????在宏观经济短期面临再次升温的时候,宏观调控再次进入敏感期。
????
宏观调控再次进入敏感期
????首先,房地产市场宏观调控再次面临困境。众所周知,2003年开始的宏观调控是从调控房地产市场开始的。2005年3月17日,中国人民银行宣布,即日起上调个人房地产贷款利率。2005年下半年开始,“稳定房价”政策受到市场的挑战。北京房价再度领涨全国,2006年一季度更是销售淡旺季不分。2006年,深圳再次超越上海成为“中国楼王”。这种状况似乎预示着必须进行更加强有力的宏观调控。
????但是,事实又面临两大矛盾或者困境。第一,北京奥运会与上海世博会两大主题对全国城市房价的巨大引力。由于2006年开始北京奥运会与上海世博会已经进入实质性建设阶段,城市房价存在很大的上涨动力。因此,如果宏观调控力度不大,则可能事倍功半;反之,宏观调控力度过大,则反应会很强烈。
????第二,宏观调控对银行可能“投鼠忌器”。因为,银行房地产贷款已经成为银行目前极其重要的资产。众所周知,房地产贷款在近6年高速增长,2005年末已经达到1.6万亿元,占银行贷款余额18%。2003年开始的宏观调控在2005年对房地产的作用日益明显。因此,从2006年开始,部分银行就不断推出优惠措施,试图重新激活房地产市场。在这个特殊的时候,宏观调控再次启动,就十分敏感。因为这次调控又必然以房地产市场为首。由于房地产热必然引导固定资产投资热,同时可能拉动整个物价水平的上涨。因此,对房地产市场的宏观调控就十分敏感。
????其次,宏观经济中期波动趋势的不确定性有增无减。众所周知,影响我国宏观经济形势的主导因素是政治、经济、社会、国际等综合性因素,而种种迹象反映,影响宏观经济中期波动趋势的不确定性因素增加。
????第一,社会、经济转型和开放进入了新时期,不确定性因素增加。一是社会转型中能量的释放问题仍然不确定。包括效率与公平的问题、地区之间的不平衡、社会法律和制度的完善、社会和谐问题等,仍然对未来宏观经济走向产生许多不确定的影响。二是市场经济体制转变的程度仍然存在变数。包括量变和质变、市场经济进程和完善程度等,都将直接对未来的宏观经济走势产生重大影响。三是中国开放的进程也存在变数。在中国越来越走向世界的同时,世界越来越离不开中国,也越来越要影响、甚至控制中国经济和社会的走势。
????第二,世界性的基础资源、资产价格上涨将对中国经济运行产生重大的不确定性。近一年来包括石油、黄金、矿产等资源资产价格都大幅度上涨。短期内,宏观调控措施可以使基础产品价格上涨得到抑制。但是,基础资源价格上涨是供求关系和成本的双重推动。宏观调控措施仅仅控制了供求关系,但无法减少原有的投资成本,市场价格仍然需要释放,否则可能导致另一方面的问题:市场主体难以生存。特别值得关注的是,初级产品价格与最终消费品价格涨幅落差较大,给部分企业的生产经营造成一定困难,也会给银行带来新的不良贷款。因此,宏观经济中期波动趋势的不确定性值得关注。
????
多管齐下保持宏观经济稳定运行
????首先,央行窗口指导试图“投石问路”。4月24日-26日,国家发改委接连公布了电解铝、水泥、铁合金等新的产业调整政策,正式宣布新一轮宏观调控的开始。中国人民银行最近上调金融机构贷款基准利率0.27个百分点,同时对金融机构进行窗口指导。值得关注两点:第一,调整贷款利率首先是个紧缩性货币政策信号。这只是“投石问路”。第二,利率调整真正效果估价很难确定。从银行看,通过贷款利率调高提高盈利能力,扩大利差,扩大商业银行的资产收益率,来弥补减少贷款投放的损失,有助于提高商业银行盈利能力。但是,前提是,窗口指导是有效的。否则,对银行的作用是有限的。从企业看,取决于对资金成本与盈利预期的评价。
????其次,宏观经济稳定运行需要多管齐下。第一,实施紧缩的货币政策,控制过大的资金存量和高昂的投资冲动。一方面,在汇率形成机制没有根本改变之前,我国面临的流动性过剩仍将继续,央行必须实施偏紧的货币政策,如进一步提高利率、提高存款准备金率等。控制货币供给,防止金融风险的积聚。另一方面,实施紧缩的货币政策控制潜在的高通货膨胀。虽然本轮宏观调控时还没有出现严重的通货膨胀,但是如果不能有效控制资金的闸门,结构性通货膨胀将会显现。基础资源价格上涨是我们无法完全控制的。但在通货膨胀能量释放之前,实施紧缩的货币政策是当务之急。
????第二,加快金融改革,提高货币政策的有效性。一方面,加快汇率形成机制改革。因为我国目前面临的流动性过剩在很大程度上是汇率形成的非市场性造成的,只要汇率达不到市场的要求,流动性过剩仍将继续。因此,应借加息使升值压力减弱之机,加大汇率浮动弹性,尽快形成市场汇率。另一方面,加快国有银行的改革,提高中央银行对所有的银行的调控能力。当前宏观经济仍然存在的过热的一方面(另一方面是投资饥饿症)来源就是金融机构、主要是银行的贷款“热情”。而“热情”的背后是责权利的不平衡。如果不从根本上改变银行体制,不仅“热”不可避免,而且宏观调控的有效性也大打折扣。
????第三,宏观经济政策的协调与配合。一方面,充分发挥财政政策结构调节功能,弥补货币政策总量控制的不足。包括:需求管理政策与供给管理政策相结合,例如降低税率,调低关税,税收减免等;政府财政支出结构的调整,例如控制投资支出的增长,转向增加社会保障等消费性支出,提高政府的公共服务投入等。另一方面,国家的产业政策仍然需要加大力度,包括优化资源配置、缓解投资增长规模、改善投资储蓄结构等。
????总之,2006年以后的中国宏观经济再次进入了十分敏感的时期,对于宏观经济的走向必须准确估价、谨慎调控。

来源:《文汇报》(2006年5月15日第10版)

文字:|图片:|编辑:

最新

热门

返回原图
/